首页 > 健康 > 正文

伤疤不能频繁揭

武警总医院心理门诊 许建阳 史 宇

  灾后,大家都在忙着重建家园的时候,出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。很多受灾群众居住的帐篷门口都贴着一张字条:“心理工作者勿进!”在四川地区还流行两句话:“防火、防盗、防心理医生”,“一怕余震,二怕堰塞湖,三怕心理医生”。看来在部分受灾群众眼里,心理医生的威胁程度已经仅次于余震和堰塞湖了。

  很多人不解:提供免费的心理救治为何会遭遇如此尴尬?但是不止一户这样做至少可以说明,心理救援工作一定存在不妥之处。

  我们从受灾群众那里了解到了具体情况。有个小姑娘告诉我们说,每天来她家做心理干预的不下10个人。更可怕的是前一个人来了,说让大家哭出来,不能憋着,下一个人一进门又说要坚强些,不要哭。十几个人来来回回这么折腾,换谁都得发脾气。

  从心理学角度看,创伤后的宣泄非常重要,但是过度或者操作不当,对于受灾者就相当于二次创伤。心理的创伤与身体创伤有相通之处,就像身体某个部位受了外伤,不清洁伤口就包扎起来,伤口很可能会感染。所以外科医生会先清创,再包扎伤口。这相当于心理学上的宣泄。

  包扎处理伤口以后每隔几天需要换药。心理志愿者不清楚之前的同行对于这个“创伤”救治到哪一步,于是很可能重新开始自己的一套治疗过程。这相当于把正在愈合的伤口重新打开清创,其破坏性很可能大于原来的创伤本身。

  从这次地震后的救援中我们发现,心理志愿者的心理救援知识急需普及。


上一篇: 懒惰遗传基因确实存在 下一篇:别轻易拥抱患者